首页 > 国内新闻

中美贸易战不打了!中国芯片攻坚战才刚开始

文章作者:来源:www.maiyard.com.cn时间:2020-01-13



中美贸易战已经结束,但中国芯片产业才刚刚开始战斗。要赢得这场“战争”,把握正确的战略方向,避免走弯路是非常重要的。

受美国贸易禁令影响,寻求独立芯片开发和培养自主创新能力已成为媒体报道中最常见的口号。有些人甚至提出要寻求芯片行业整个产业链的自我控制,但在业内人士眼中,“这是不可能的”。尊重芯片产业发展的逻辑是中国芯片产业崛起的前提。

在这场关于中国“缺乏核心”的大讨论中,资本,尤其是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被抛在了后面。随着这一“核心短缺”事件的不断发酵,未来可能会有热钱涌入,但资本的担忧实际上并没有改变。更令业内人士担忧的是,在这股热潮下,有很多投机者。

中国的“核心”图景只有在消除了对工业发展逻辑的不尊重和对依赖资本的奢望的“不切实际”之后才能展现出来。包括华为在内的许多优秀公司发展迅速,几十年后,这些公司可能成为中国的“核心”。

整个芯片产业链是独立可控的?2018年4月初美国的禁令不可能突然让人们意识到高科技自主的重要性。一些人大声疾呼,中国的芯片产业必须由自己控制,以免被他人控制。

川土微电子创始人陈东坡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说:“芯片产业是一个高度国际合作和全球产业链的问题。因此,那些主张独立控制整个产业链并需要自己做任何事情的人是做不到的。无论多少钱都做不到,美国也做不到。”

目前,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拥有完全独立可控的产业链。芯片生产是一条高度技术密集型的生产线。生产线可能涉及50多个行业和5000个工艺,包括晶圆、晶圆、封装、光刻和其他专业子领域。

即使是发展最先进的美国,其平版印刷机也依赖欧洲,材料依赖日本。因为光刻机的内置镜头可能涉及数百家供应商、数以千计的产品和数万家企业。

不可能寻求对整个产业链的独立控制,所以你只能让功夫“精”。芯片制造过程有多好?“在指甲大小的硅片上蚀刻数十亿个晶体管”有一个非常生动的描述,这只是芯片制造的数百个精细化学过程之一。

关于芯片制造的“瓷器工作”,陈东坡认为全球供应链应该以积极开放的心态整合。“很有必要融入协作,让别人觉得你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就设备、原材料、设计、制造、密封和测试而言,专注于几件事甚至一件事就足够了。”

上海张江聚集了众多国内芯片企业,其中许多坚持高度精细化研发生产的发展战略。例如,上海川图微电子专注于射频和模拟芯片,而上海微电子是中国领先的光刻机。

这些公司专注于芯片行业的子行业。射频芯片是无线通信的关键部件,可以无线传输、发送和接收信号。目前,大多数高端射频芯片供应商都在发达国家。中兴通讯被美国商务部禁止的产品包括高端射频芯片。

光刻机是生产集成电路的关键设备。目前,世界高端光刻机基本上被荷兰的ASML垄断。上海微电子是世界四大光刻机制造公司之一。其包装光刻机已在国内外市场广泛销售,占国内市场的80%,全球市场的40%。

是否专攻芯片领域也是投资者选择项目时要考虑的一个关键因素。鼎兴量子的合伙人吴冶南表示:“国内半导体公司有两种突破方式。一是依靠强大的市场终端支持和培育,使其能够尽快进入良性循环;这

在中国芯片产业的未来发展中,投资机构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鉴于产业与资本共生共荣的关系,中兴通讯事件引发了业内对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的诸多批评。近年来,资本狂热地追逐商业模式创新,盲目投资特征的概念已经成为行业内的普遍现象,被行业指责为“顾此失彼”,过分关注互联网模式投资,忽视半导体等高科技产业。

中兴通讯事件再次让人们感受到大国间政治和经济竞争的残酷。有无数声音呼吁政府大力支持芯片产业的发展,希望政府能从政策层面加以引导。根据这项政策,一些投资组织和企业家已经开始着手规划芯片产业。

一些行业分析师指出,芯片行业容易受到宏观政策趋势的影响。有了政策的引导和强调,吸引投资者将变得更加容易,该行业的预期投资回报也可能略有上升。

据媒体报道,一些企业家已经停止在区块链“转型”为芯片,其中许多人甚至不知道芯片的概念是什么。

”最近,很多人都说中国的芯片产业应该是自主可控的。可以预见,大量热钱将流入这个行业。这是否是件好事还有待证明。”一些投资者表示。

重庆首都李方弘也提出了自己的担忧:“资金的流动很难控制。它能否流入具有研发能力的研究机构和企业手中还不确定。相反,它可能会在一些行业造成混乱,而这在中国现代经济的发展过程中并没有发生。”

对于这种现象,上述投资者警告说,“一些投资机构善于利用政策红利,但通过优惠政策实现更高的投资回报往往是不现实的,特别是对于投资风险较高的芯片行业等难度较大的行业。投资机构不应盲目跟随政策风口,为了投资芯片而投资芯片。”

众所周知,芯片行业投资的主要问题在于产业链长、过程复杂、实现困难。盲目涌入的组织可能会“用筛子打水”。

陈东坡也认为会有大量资金涌入这个行业,所以最大的机遇和挑战都在这个领域。让专业人士好好利用专业资金,这件事就会可靠。取胜的唯一途径就是消灭那些浑水摸鱼的人,抓住劫持的机会,冷静地完善自己的事务,保护政府的知识产权,以市场的方式调整资源。“

投资者也有自己的账户要计算。芯片投资行业的长期和高风险决定了资本的流入不能复制高管团队。一方面,资本是由利润驱动的。一些知名投资者曾经说过,“投资芯片的收入基本上等于出售肥皂。“

另外,芯片行业需要很长时间和经验积累。这是一个典型的“慢工细作”行业。愿意花这个时间的投资机构数量可能不会太多。高通全球副总裁兼高通风险投资公司常务董事金申提醒投资者和企业家,“如果你想涉足这个领域,你需要计划10到20年的长跑。认为一家大公司能在3到5年内建成是很危险的。“

挤压三星,谁将成为中国的“核心”?

中国的“核心”图景只有在尊重产业发展逻辑、理性看待资本投资规律后才会慢慢展现,一些国内企业正显示出伟大的迹象。

市场研究咨询公司指南针智能(Compass Intelligence)发布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在全球15大人工智能芯片公司的“A_List”中,排名前三的依次是英伟达、英特尔和恩智浦,苹果排名第八,三星排名第九。华为排名第12,成为中国大陆最强的芯片制造商。

华为于2004年10月开始研发手机芯片,并为此成立了海斯公司。“海斯之初”

在国内华为的旗帜下,赵一创新、川土微电子、上海微电子等芯片公司也在努力成长,覆盖设计制造等各种产业链领域。

除了传统的芯片制造商,国内互联网巨头也不甘示弱,高举芯片本地化的旗帜。阿里巴巴是早期进入者。早在2016年1月,阿里巴巴就成为中天公司的最大股东。2017年6月,阿里巴巴又向中天微注入5亿元,正式进入芯片基础设施设计领域。

互联网公司的进入为中国芯片行业注入了新的力量。“可以说,阿里巴巴更多的是一项准备工作,不是试图取代一家芯片公司,而是不受制于他人。包括华为自己芯片的研发,都没问题。”据泰特资本的创始人和管理合伙人叶伟刚说。

企业是一个行业发展的真正主体。所有资本或政策都应围绕企业本身运作。在企业发展的愿景上,陈东坡表示,我希望川图微电子能够成为一家赋予客户权力、为股东创造利润、为员工实现价值的专业芯片公司。这个非常简单的目标可能是中国核心增长的驱动力。

2017年,三星将英特尔推出全球半导体收入最高的位置,全球半导体行业创下新记录。在此之前,英特尔已经连续25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厂”。自三星在20世纪80年代建立半导体研发实验室以来,已经过去了近40年。

我不知道中国芯片公司要多久才能像三星一样成功实施反击。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