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内新闻

他们,也是离病毒最近的人

文章作者:来源:www.maiyard.com.cn时间:2020-03-06



[环球时报-环球网特约记者魏凡、杨成、崔萌]在抗击新一轮皇冠肺炎疫情的战斗中,除一线医务人员外,感染性医疗废物处置人员是最接近传染源的人群之一。截至2020年2月24日24: 00,武汉已累计确诊病例数。在47,000多名患者的背后,是数不清的传染性医疗废物和各种被污染的生活废物。然而,这些巨大的传染源是用较少的人力和物力处理的。环球时报一名记者从万维网来到武汉,走访了几家指定医院,进行了几天的跟踪记录,了解医院对传染性医疗废物的处理过程。人们发现,这是一条有血有肉的防线,是奉献打造的,疫情中心对此一无所知。

一名后勤人员正在将暂时存放在露天的医疗废物装入桶中,等待转运车辆的到来。(照片:崔蒙)“为国家的困难负责是普通人的责任”。我现在明白了这句话“

李师傅是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以下简称同济中法新城医院)的后勤人员。新年的第一天,他和家人在家看春节联欢晚会。他接到了同济中法新城医院后勤负责人的电话,要求他立即返回工作岗位。”我还问他你是不是喝多了,犯了个错误。”李师傅说。

在听完医院院长对疫情的详细介绍后,李师傅意识到情况非常危急,于是他带了一床被子和一些必需品去了医院。

"当时医院的情况非常混乱。到处都有病人前来就医。每个通道都挤满了病人。有几天,天气非常冷,还在下雨。医院里病人太多了。一些病人随地吐痰,甚至排便。我们都尽了最大努力去清理,每天都处于崩溃的边缘,但是我们的兄弟互相支持,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李师傅说。

李师傅最初负责医院的绿化,因为他有能力给绿色植物注射药物。后来,他被医院后勤部门指派去做消毒工作。李师傅说,开始的时候,整体管理有点混乱。病人从楼上搬到楼下,从一个部门搬到另一个部门,从一个频道搬到另一个频道。他每天在走廊里背着一个装满消毒剂的喷雾箱,他在电梯里到处都被杀死了。有时他会在凌晨1点或2点被叫去做消毒工作。”后勤部门的负责人会告诉我病人的运动轨迹,从哪个地方到哪个地方,进哪几部电梯,在病人的运动区域我们必须做消毒。”李师傅说。

后来,医院里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传染性医疗废物,却没有足够的人力来处理它们,所以李师傅也被安排去处理医疗废物。

一名临时从医院转来的绿化工人正在对临时存放在露天的医疗废物进行消毒。这种工作整天都在进行。由于人手不足,一些原本在医院后勤部门工作的员工自愿要求转岗,在前线处理医疗废物。(照片:崔萌)

同济钟发新城医院的医疗废物最初放置在医院地下室的临时储藏室,用红外线和药水消毒。然而,随着新的冠状肺炎疫情的到来,产生的医疗废物几乎是以前的十倍,而且都是传染性医疗废物。”过去,当我们把医疗废物放入垃圾桶时,我们总是盖上垃圾桶的盖子,但是现在医疗废物太多了。不仅盖子关不上,我们还得把垃圾塞进垃圾桶。有时装有医疗废物的垃圾袋在挤压时会突然破裂,严重威胁到我们医疗废物处理者的安全。然而,为了尽快收集垃圾并确保医院区域内所有人的安全,我们必须尽一切努力。”另一位负责医疗废物处理的周师傅说。

以后,为了解决医院临时储存间内传染性医疗废物堆积造成的安全隐患

然而,医疗废物产生的速度太快。前线医务人员使用的防护服、口罩和鞋套……病人的家庭垃圾、病人的膳食垃圾、病人的呕吐物和其他传染性垃圾需要迅速处理。医疗废物产生的速度已经超过了物流部门的正常处理速度。周师傅说重症监护室的清洁工会把传染性医疗废物放进指定治疗室的黄色垃圾桶里。然后,他们中的四个人每天从早上6点到下午5点在整个医院区域转移黄色垃圾桶,然后他们会指派专门人员值班。到了晚上,只要接到医院部门的电话,他们就会急着去运输黄色垃圾桶。他们已经保证会有人24小时值班处理医疗废物。“我们不必非常努力地工作。这是人的生命问题。”周大师说。

清晨,一名护士将夜间产生的医疗废物送出了紧急隔离区。(照片:崔梦

一名负责清除医院大楼内医疗废物的工作人员正在从垃圾车中取出垃圾袋,并将其堆放在室外临时存放处。这些医疗废物大多受到严重污染,包括用过的防护服、手套、口罩、医疗器械,甚至病人的呕吐物。(照片:崔萌)

6:00武汉同济医院钟发新城医院工作人员开始清理医院大楼内的医疗废物。(照片:崔蒙)

当被问及是否害怕承担如此危险的工作时,一位负责医疗废物处理的老师说:“事实上,我们也害怕,但没有它我们做不到。我告诉自己,我们正在为国家做出贡献。”

据了解,同济中法新城医院原来有300多人负责整个医院区域的后勤工作。然而,疫情爆发后,该医院被指定为定点医院,不到100人愿意重返工作岗位。许多原本只是杂工的员工现在已经冲到了最危险的前线。“能回来的都是开明的人。许多人宁愿丢掉工作,也不愿在这个时候回来。还有其他人想回来,但他们的家人不会回来。我们都明白这一点。”另一位最初负责绿化校园的老师说。

从李师傅的角度来看,面对这场灾难,许多人高尚的道德品质确实可以得到彰显。“这是这个国家每个陷入困境的人的职责。我现在意识到这句话:一个不来,两个不来,谁来保护医院,谁来保护医生和病人。如果两者都没有到来,社会将会终结。因此,我们应该感谢我们周围的医生、护士和坚定的后勤人员。”李师傅说。

一名工人正在武汉同济医院中法新城医院医疗废物临时储存室工作。截至新闻发布,医院区域已经清理了临时露天仓库中的所有医疗废物。(照片:崔蒙)

“疫情结束后,我会带我的孩子来武汉一次”

虽然我身处抗击疫情的最危险的一线,但李师傅仍然相信他身边有很多让他尊敬的人。在他看来,一个从南京赶来帮助千里之外的武汉的传染性医疗废物转运队是他学习的榜样。“他们那天来是为了清理我们堆积在露天的垃圾,然后用袋子和箱子运输。我向他们鞠躬,并竖起大拇指。我认为他们太难了。他们还挥手说这是小事。他们真的不简单。看到他们的勇气和专业精神,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不觉得累。”李师傅说。

李师傅口传染性医疗废物处置小组由南京市环保局组织成立。2月16日,南京市环保局在武汉市环保局的帮助下,组织了4人、两辆车、380个医疗废物专用周转桶和一批专用防护用品来到武汉。每辆车都有“顶武汉,保护南京”的口号。

来自南京医疗废物集中处置中心的两名专业人员正在协助转移同济医院钟发新城医院的医疗废物。这一次,南京派出了两辆医疗废物转运车和四名专业人员去营救武汉,援军将会到达

“当我们第一次到达时,一些运输商看到现场的情况,不敢从事这种工作。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当时我们有点害怕,但考虑到我们是环保主义者,我们觉得这些实际上是我们应该做的。”南京医疗废物处置队的谢世福说。

团队中另一位叫何的老师说,很多人听说要去武汉工作后都退缩了,但他觉得只要保护好他们就没问题。他们来了以后,每天都执行严格的保护标准,所以他们慢慢克服了恐慌,平静下来。

像南京医疗废物处理队一样,也有一个来自湖北襄阳的队,在第一年的5号来到武汉。“当我得知我来武汉承担医疗废物回收、运输和处理的任务时,我有点害怕,但公司领导为我们做了工作,为我们制定了专业的操作程序,在保护区做得相当好。我们现在不害怕了。我们已经在武汉工作了20多天,前来帮助武汉的90多名同事都没有任何异常的身体反应。他们都很好。”队员李师傅说。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物流人员将提前装载的医疗废物取出,在早上进行装载和运输。由于数量庞大,来自多个省市具有医疗废物处置资质的团队来到武汉协助医院运输。(照片:崔萌)

据李师傅介绍,他们刚到武汉时,每天按要求穿梭于武汉各大医院之间,每天需要工作14到5个小时。现在整个工作很顺利。他们可以每天直接将医院分配给对方,工作效率得到了提高。此外,总体疫情得到控制,情况正在逐步改善。他们每天只需要工作大约10个小时。

据了解,武汉的医疗废物处理能力已经从以前的50吨/天增加到100吨/天以上,这离不开全国各地对武汉环保部门的支持。正是大量人力物力资源的到来,帮助武汉“消化”了激增的传染性医疗废物。

湖北襄阳一家公司的医疗废物处理人员正在进行上车前的去污工作。疫情爆发后,该公司已派出92名医疗废物专业人员和35辆医疗废物运输车辆,配备了自己的防护设备和材料,协助武汉收集和运输医疗废物。(照片:崔蒙)

当谈到当初选择支持武汉的初衷时,李师傅说他毕业后在武汉住了七八年,一直觉得武汉是个很好的城市。“这是中国中部一个特别美丽的城市。现在疫情已经发生,整个城市已经关闭。我们也想过来帮忙,早点做好工作,让疫情尽快结束。之后,我一定会带我的孩子来武汉参观。”李师傅说。

“我希望这种光和热能带走瘟疫,使人们恢复健康,并使各行各业复苏”

50岁的李先生,原来是深圳一家上市节能服务公司的老板。几年前,他一直关注着武汉的疫情,每天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新年的第一天,他主动联系了一家平时有业务往来的建筑公司。这一次,他承担了建设雷神山医院的任务。他在2003年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非典防控”中提出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和经验。他建议在雷神山医院现场设立物理消毒设施和感染性医疗废物焚烧设施。

雷神山医院医疗废物热解焚烧车间临时储存仓库配备24小时紫外线消毒。(照片:崔蒙)

他的建议在农历新年的第三天被相关部门采纳,并被邀请帮助提供这样一套设施。所以他立即要求他的亲戚和朋友寻找支持设备。最后,湖南一家公司联系了他,表示愿意捐赠一套垃圾热解焚烧炉。他考虑了很久,觉得建筑工地的情况很复杂。指派员工参加

然而,李先生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去武汉。“我以前做过相关研究,知道如果条件允许,就地焚烧传染性医疗废物是最理想的处理方法。我觉得我有这种专业能力。作为一名专业志愿者,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可以提供帮助。”李说。

李先生由公司湖北籍员工陪同前往雷神山。朱晓原本不打算回家过年,但当他听说武汉医疗废物焚烧公司已经招募志愿者到武汉工作时,他毅然签约。“看到武汉的疫情如此严重,我听说公司正在招募志愿者。作为一个湖北人,我认为我应该站起来,做点什么,尽我的一份力量。”朱晓说。

朱晓,湖北荆门雷神山医院医疗废物热解焚烧车间的志愿者,在深圳工作。疫情爆发后,他来到武汉,志愿为雷神山医疗废物处置提供各方面的支持,并加入了防疫团队。(照片:崔蒙)

像朱晓一样,志愿者小刘志愿在雷神山从事医疗废物处理工作。他原本在武汉徐东地区从事物流配送工作,1月25日看到雷神山招募志愿者的消息,主动报名参加雷神山医疗废物转运工作。小刘说,每天来雷神山之前,当他在家里看到疫情的消息时,他特别不舒服,觉得与其呆在家里,不如站起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虽然当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每天都看到大量的病人,感到有点害怕,但是当我每天和志趣相投的志愿者战斗的时候,我的恐惧逐渐消退。当被问及他的家人是否支持他在这个时候从事如此危险的工作时,小刘说:“事实上,我没有告诉他们,因为如果我告诉他们我现在的工作,他们一定很担心,所以我没有告诉我的家人我现在的情况。”

雷神山医院负责医疗废物处理和清除的志愿者(照片:崔萌)也从这些逆行志愿者中受益。虽然武汉雷神山医院已经收治了1000多名重症患者,但医疗废物的处理是高效和顺畅的,每天产生的医疗废物可以在当地进行处理,“日产日清”。

雷神山医院志愿者将医疗废物一个接一个地送到热解和焚烧车间。(照片:崔萌)

据李先生介绍,医院区的垃圾焚烧炉每天焚烧约2000包医疗垃圾,总重量约8-10吨。这种医疗废物焚烧非常困难,因为它们大多是防护服,使用后很难折叠和压缩,因此尺寸相对较大,并且很难将废物插入炉中。此外,燃烧防护服时会产生焦油,炉子温度必须达到89摄氏度,以确保防护服完全燃烧。因此,每一轮垃圾焚烧需要很长时间,一次焚烧处理需要一个多小时。为了确保雷神山的医疗废物能够快速处理而不堆积,热解焚烧炉现在处于24小时工作状态,志愿者也轮流在早上和晚上轮班工作。

志愿者正在雷声山医院裂解和焚烧医疗废物。他们两人一班工作十多个小时。(照片:崔蒙)

当谈到雷神山医院近一个月来高风险、高负荷的艰苦工作,以及雷神山医院垃圾裂解焚烧装置的建设和运行时,李先生意味深长地说:“我只希望这熊熊燃烧的火焰,这种光和热能带走瘟疫,使人民恢复健康,恢复一切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