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专题

中国人口破14亿,用人口城市化应对老龄化

文章作者:来源:www.maiyard.com.cn时间:2020-03-17



原标题:中国有14亿人口。只有妥善平衡各种因素与城市化,以应对老龄化,中国才能充分利用其人口优势,避免人口结构的挑战。

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中国大陆人口比去年年底增加了467万。总人口超过14亿。这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但不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台湾省和华侨。

中国人口众多,超过了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总人口。

中国的人口比世界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总人口还要多。

世界上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总人口,包括欧盟28国的5.12亿,美国和加拿大的3.64亿,日本的1.27亿,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3000万,亚洲四小龙的9000万,总人口约为11.2亿,比中国大陆的人口少3亿。

中国的人口并不贫穷。随着中国人口的增长,其经济也在继续发展。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9.1万亿元,大致相当于日本、德国、英国和法国这四个主要发达国家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分别为第三、第四、第五和第六位。

根据年平均汇率,2019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将达到14.4万亿美元,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1万美元。这不仅标志着中国综合国力的进一步增强,也意味着人民生活质量的进一步提高。

中国人口和劳动力的老龄化正在加深。

然而,尽管人口和国内生产总值同时增长,国家实力不断增强,但也存在许多挑战。持续的人口增长意味着,尽管中国的人口红利正在减少,但它仍然是一个庞大的劳动力。2018年,中国拥有8亿多劳动力资源,仍居世界第一,但未来形势不容乐观。

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2019年中国的出生率将超过10%。在新生儿中,两个孩子的比例达到了57%,现行的生育政策也取得了成效。他还指出,中国也面临着人口结构的变化,特别是老龄化趋势。

2018年,中国60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和65岁以上人口的比例分别达到17.9%和11.9%,超过世界银行关于老龄化社会的国际标准15%和10%。2019年,这一趋势将继续深化,60岁及以上的人口将达到1万人,占总人口的18.1%。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有1万人,占总人口的12.6%。这表明这一趋势发展很快。

同时,中国社会不愿意生育。国家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出生人口为1523万,出生率为10.94‰,为195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经济发展、社会压力和许多其他因素将导致生育率的定期下降。中国也不例外。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总生育率一直低于更替水平。中国目前的生育率不仅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2.45,也低于发达国家的1.67。最悲观的估计是,中国近年来的总生育率仅为1.1-1.2,是世界上最低的国家之一。

中国在2014年开始放松计划生育政策,但效果不如预期。2014年12月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总共1100万对符合政策要求的夫妇中,只有70万对夫妇提出了申请,平均申请率仅为6%。这远远低于此前官方18%的预期。在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后,自2016年以来,国内生育率不但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

与此同时,育龄妇女的数量也在下降。2018年上半年,一些地区的出生人数下降了10%以上。据估计,中国全年的新生儿总数只有1500万,这一下降幅度远远超过预期。此外,更严重的是女性人数的下降

由于规模效应,城市可以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并以更低的成本提供公共服务。同时,服务业的发展可以有效地延长人们的工作年龄。例如,一个60岁的老人几乎不能继续在农村的田地里工作,他的收入也不高。然而,在大城市,找到一份比实地工作报酬更高的工作并不困难。对于城市化来说,城市越大,规模效应越大。

从副城区的角度来看,目前中国人口流动总体放缓,但更明显的是聚集在一线、二线城市和大都市地区。一线、二线城市人口继续流入,三线城市人口略有流出,四线城市人口继续大幅流出,但近年又有所回升。

目前,中国的一、二线城市总人口约为3亿,仍有进一步聚集的空间。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到2030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将达到70%左右,相应的城市人口将达到10.2亿,比2017年增加约2亿。到2047年,城市人口将在达到顶峰时增加2.76亿。这些人口的最终分布对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

解决人口结构问题本质上与人口的财富结构密切相关。人口多,规模大,人口基数大,我们既可以做乘法,也可以做除法。所谓乘除法是前总理温家宝用来表达其执政感觉的隐喻。他说:“一个小问题乘以13亿就会变成一个大问题。一大笔钱除以13亿将变成一笔小数目。”今天,这个数字已经达到14亿。

就基础设施投资和国家实力而言,人口众多,采用乘法。人均10元,即140亿元,可以建造军舰、铁路和建设中国的大国。在民生、福利和卫生保健教育方面,人口多意味着分化。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预算拨款多少有些不足。

因此,只有在各种因素之间取得适当的平衡,我们才能充分利用中国的人口优势,避免人口结构的挑战。

□刘(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

-